河南省秘书协会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繁体中文 English 移动门户 政务邮箱
首 页 河南聚焦 时政要闻 协会动态 名人名企 协会简介 地方展播
        视频访谈
·习近平春节前夕赴江西
·孙施文:郑州天桥不应
·河南开封市中心医院1
·华黎明:习近平首次在
·曹卫东:安倍政府新口
·习近平担任军委主席后
·李克强:中国经济指标
特别关注     
· 特别关注
协会章程   
特别关注 首页 -> 特别关注  

医院院长跳楼:从西门庆到杨老四,为何恶霸这么横?

[编辑:佚名]     [文章来源:凤凰网]     [编辑时间:2018-2-4]     

  

医院院长跳楼:从西门庆到杨老四,为何恶霸这么横?
中国新闻周刊公号 2018年02月03日 18:56
原标题:医院院长跳楼冤死:从西门庆到杨老四,为什么恶霸这么横?
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出
《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》
数日后发生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
在黑恶势力的摧残与胁迫下坠楼自杀事件
此案被网民称为“扫黑除恶第一案”
“杨玉忠,杨老四,我在地狱等着你!!!”留下一封遗书后,当地德高望重的医院院长纵身一跳。
身为骨科名医,河北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,创办了最被当地老百姓信服的民营医院,在与当地某房地产公司合作经营后,被投资商人杨老四玩弄于股掌之间,医院资金相继被掏空。张毅不堪其扰自筹资金创办新医院,却惨遭毒打,导致右腿粉碎性骨折。
张毅遭黑衣蒙面凶手持镐殴打
这个杨老四身份不简单,不仅是当地群众口中的“恶霸、土豪”,还是廊坊市安次区人大代表!
这让杨老四狂妄自大,曾放话说:有不服的去哪里告就去告,你们没有那份能力,花个三五亿我顶得住,搞得定,不怕告。
这种目空一切,倒与西门庆臭味相投:就使强奸了嫦娥,和奸了织女,拐了许飞琼,盗了西王母的女儿,也不减我泼天富贵!
这不由得让人好奇了,从历史上的西门庆到今天的杨老四,为什么基层恶霸从来都这么拽?
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奸情被发现后,和王婆做一处,弄死了武大郎。闹出这么大的人命,西门庆却高枕无忧,谁让他拽呢。
论拳脚,他的花拳绣腿挨不了武松两下子;论富贵,他就是当地一土豪,跟真正的富商大贾柴进没法比;论权力,他就阳谷县一小吏员,在当朝太师蔡京面前连提鞋都不配。诡异的是,就属他最得瑟。
然而,面对西门庆这样的恶霸-土豪-恶吏的结合体,老百姓就势必成了案板上的鱼。
杨老四比西门庆有过之而无不及,张毅院长跳楼背后,本质上更是基层社会一起乱政、抗法、霸财、行凶的涉黑事件。
在小区内,四个蒙面黑衣人公然持镐殴打张毅,导致张毅右腿粉碎性骨折。
与张毅商业合作过程中,杨老四不仅插手医院管理,插手医院财务,插手临床内科和妇产科,还非法挪用医院现金1000多万元。
杨老四还有更强势的权力加持,那就是他廊坊市安次区人大代表的身份,人大代表是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人员,如此重要的权力为什么会落到这样一个黑恶势力头上?
像西门庆、杨老四这种恶霸,老百姓惩治不了,难道法律还惩治不了吗?
这些恶霸通过权利后台、利益输送和势力压迫,为自己撑起了一顶官场保护伞。
西门庆的后台,是阳谷县知县。县里出了人命,知县应该升堂判案子。可是知县收了西门庆的贿赂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默认武大郎是犯了心疼病死的。
县里的其它官吏,私下收了西门庆的好处,也不会去调查取证,推诿说“但凡人命之事,须要尸、伤、病、物、踪五件事全,方可推问得。”
西门庆还用十两银子贿赂了团头何九叔,何九叔职位虽然不高,只是个殡葬协会的会长,但县里死了人,都需何九叔入殓。何九叔害怕西门庆,不敢不收贿赂,也就不敢说武大郎是被毒死的。
从知县到狱吏到何九叔,有了这顶官场保护伞,西门庆每天照样吃吃喝喝,跟潘金莲乱搞。
那么,杨老四的后台又是谁?他的官场保护伞有多大?如果顺藤摸瓜,又会查到什么?
据微信公众号“廊坊发布”称,目前公安部门正在依法侦办中,对此事件,安次区公安局是否存在不作为、慢作为问题,纪检监察部门已启动调查程序。
但凡有弱者被欺凌的地方,必然有沉默的大多数,尤其是当基层社会不能保证普通人人身保障的时候。
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武大郎怎么死的,街坊邻居知道。可是街坊邻居什么反应呢?“众邻舍明知道此人死得不明,不敢死问。”
你看和武大郎搭伙的郓哥,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孩子,都知道这事儿说了要吃官司,“我却难相伴你们吃官司耍。”
街坊邻居里,有一个卖冷酒的胡正卿,小店就在武大郎家对过。这个胡正卿原来也是衙门里的官吏,想必是以前替人强出头过,在衙门里受排挤,只好在紫石街上开个小酒坊,胡乱过过日子。看透了俗世逻辑,胡正卿变得圆滑起来,知道哪些事有可为,哪些事不可为。
西门庆是恶霸,知道作恶无非就是胆子大一点。面对恶人行恶,人往往是沉默的,只要确信这份沉默,恶霸就可以无恶不作。
杨老四又何尝不知,不然怎么会有“有不服的去哪里告就去告,你们没有那份能力”的大话。
张毅医生跳楼后,廊坊城南医院的200多名医务人员自发组织哀悼张毅院长,并联名上书廊坊市委并市政府。
图/微信公众号张毅事件
随着张毅医生事件的持续发酵,许多声称被杨老四欺压的当地百姓和商人站了出来,进行“搭车维权”,廊坊市安次区杨税务北小营村村民向媒体递交了实名举报信。
不过张毅医生已经去世了,他用他的死唤起了公众对这类事件的关注和揭露,可是在他跳楼之前,他是孤立无援的,他在沉默中含恨一跳,留给我们的只剩下一封带血的遗书。
时间会抹去记忆,即使是惨案,也会在日常的琐碎中被人彻底遗忘。不过,总有人会打破沉默,比如武松。
一开始,武松伸张正义,走的是法律途经。
武松第一时间去找了何九叔,拿到了哥哥被毒死的证据。然而,武松把人证物证送到县衙,得不到任何回应。他的伸冤,得到的只是知县不疼不痒的训斥,“武松,你也是个本县都头,不省得法度?你不可造次。”
当法律途经得不到正当解决,武松只好诉诸暴力与牺牲。
他一刀剜了潘金莲的心,又寻至狮子楼,一刀砍下了西门庆的头。替哥哥伸冤后,武松也成了手里握有两条人命的杀人犯。
他本是打虎英雄,是县里的武都头,也受知县有意抬举,但自从他决心输出暴力铲除黑恶势力,他的一生也就跟着毁了。
回到廊坊城南医院院长张毅,在背负巨大的精神压力后,最终选择以跳楼来做个了断。
无论是武松杀人,还是医生跳楼,这种自我毁灭式的终结实在让人唏嘘。如果基层黑恶势力及其背后保护伞的毒瘤不除,民何以安?
眼下,一场全国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雷厉风行,寄生在基层的黑恶势力陆续被连根拔起。
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发出的这份《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》,措辞严厉:
始终保持对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的严打高压态势;
无论涉及谁,都要一查到底、绝不姑息,特别是要查清其背后的“保护伞”;
把打击黑恶势力与基层反腐“拍蝇”相结合,势必将成为2018年反腐与基层治理的一道明确的主题。
但愿善良的人,不再畏惧恶。
文:《中国新闻周刊》新媒体记者 俞杨


上一篇:国家中心城市座次排定:郑州排名第八
下一篇:定了!中央一号文件全面谋划新时代乡村振兴

 

版权所有:河南省秘书协会 地址: 郑州市花园路82号省政协北楼817室
电话:0371-61286580 Email: msxh0371@126.com  豫ICP备10200229号-3 技术支持: 郑州网络公司

sci论文发表淘气堡加盟